<cite id="jvbtl"><strike id="jvbtl"><menuitem id="jvbtl"></menuitem></strike></cite>
<var id="jvbtl"><strike id="jvbtl"></strike></var>
<cite id="jvbtl"></cite><var id="jvbtl"></var>
<menuitem id="jvbtl"><strike id="jvbtl"></strike></menuitem>
<var id="jvbtl"><video id="jvbtl"></video></var>
<var id="jvbtl"></var>
<var id="jvbtl"></var>
<var id="jvbtl"><video id="jvbtl"><thead id="jvbtl"></thead></video></var><var id="jvbtl"></var><cite id="jvbtl"></cite>
<cite id="jvbtl"></cite><cite id="jvbtl"></cite>
<var id="jvbtl"><video id="jvbtl"></video></var><var id="jvbtl"></var>

【專訪】法國作家埃里克-埃馬紐埃爾· 施米特:每個人都是利己主義者,而愛是利己的相反面

2019-12-11 12:59:05

代寫 https://www.excellentdue.com/%e4%bb%a3%e5%86%99/

原標題:【專訪】法國作家埃里克-埃馬紐埃爾· 施米特:每個人都是利己主義者,而愛是利己的相反面 來源:界面新聞

記者 | 潘文捷

編輯 | 黃月

被譽為法國國民作家的埃里克-埃馬紐埃爾· 施米特(Eric-Emmanuel Schmitt)對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說,他準備手寫一封信,告訴遠在法國的愛人,自己第一次來到中國,吃了什么樣的米飯、遇到什么樣的趣事?!斑^去一封情書要十天抵達,那樣的場景迫使我們把愛拉得很長??墒侨缃?,愛卻有了新的語境?!?/p>

2010年憑借短篇小說《紀念天使協奏曲》獲得法國龔古爾文學獎的施米特是巴黎高師哲學博士,曾經是哲學教授,如今則作為劇作家、小說家和導演活躍于文壇和戲劇界。今年,中信大方推出了施米特系列作品中文版。其中,短篇小說集《看不見的愛》講述的是“隱秘的情感”,一對同性愛人在教堂外偽造了一場婚姻,一位醫生在狗被車撞死之后選擇自殺,一個女人的第二段婚姻里總是晃動著第一個丈夫的影子……這些故事講述了種種人與人(以及人與動物,或者藝術)之間切實存在、卻可能無法一眼看穿的感情。在剛剛完成這些作品時,施米特自己并沒有在文本之間找到什么一致性,直到有讀者向他指出這些故事無一例外不是在說愛,施米特才恍然大悟:“我有哪一天寫的小說是在講述別的事?”

除了對愛的持續關注,施米特寫作的另一大特色是把逸聞趣事和哲學混在一起,用輕松的口吻來談論深刻而沉重的話題,這也讓他獲得了從哲學教授到普通讀者的不同群體的喜愛。他在《奧斯卡和玫瑰奶奶》一書中講述了10歲小男孩奧斯卡的故事,他得了很嚴重的白血病,玫瑰奶奶向奧斯卡提議玩一個哲學的游戲:把接下來的每一天當作十年來過。于是,奧斯卡展開想象度過了這段“很長”的人生,并從中獲得了一個重要的哲學智慧——在某一天,人的生命終會終止,每個瞬間都很珍貴。

“我的讀者有哲學家也有普通人,其中一些作品也可以被12歲的男孩女孩閱讀,這是我的目標?!笔┟滋亟忉屨f,知識分子讀者可以明白他想要表達的哲學理念,而即使是看不出其中理念的普通讀者,也完全可以弄明白故事是怎么回事。

埃里克-艾瑪紐埃爾·施米特

愛的敵人:自我、即時性與脆弱的權利

雖然施米特寫作的中心議題是愛,但他也清楚地意識到,愛一直以來都是很艱難的,因為愛有一個最大的敵人:自我?!懊總€人都是利己主義者,可是愛是利己的相反面,”他說。愛在今天變得更艱難了嗎?哲學家韓炳哲甚至在《愛欲之死》一書中指出了愛的死亡。他認為,純粹意義上的愛在當下受到了威脅,甚至已經死亡。因為愛欲的對象是他者,但是由于當代人個體自戀情結加深,社會越來越陷入同質化的地獄,難以產生愛欲的經驗?!罢麄€世界只是自我的一個倒影,在任何時空中能被一再感知的只有自我。在到處都是自我的深淵中漂流,直至溺亡?!?/p>

施米特所探討的“愛”究竟是什么呢?他認為我們可以用自私和無私來區分純粹的激情和愛。他訪華期間正值網紅博主@宇芽遭遇家暴、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前妻Kim公開原諒“家暴男”的新聞發酵,針對引起廣泛討論的親密關系中的暴力問題,施米特說,愛是利他的、無私的,愛是我們對某一個人的依戀,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讓這個人幸福;而激情是一種病,是自私的,有排他性的,莫名其妙地來,莫名其妙地走,激情離開之后一地灰燼?!皭酆图で槭莾苫厥?。當男女關系有暴力的存在,通常來自于激情,而不是愛?!?/p>

除了利己與激情的威脅,施米特認為,在當今社會,愛還面臨著另一個更大的敵人——即時性。今天人人都是消費者,用手機預訂、付款、接收,一切都有目的性,一切都可以即時滿足。人人都想快速成功、快速賺錢,快速陷入愛情??墒?,快速來去的是欲望,真正的愛需要時間培養。施米特說,“手機劃動就認識了,過兩天就分手,這是一個商業行為,內里空無一物。對某物某人產生欲望是消費心理,可是愛情不完全是性或欲望?!边@位常年以愛為寫作主題的作家說道,愛這種情感不是即時的,而是綿長的,它應當像大海一樣深沉寬廣。

當代愛情難道沒有什么值得稱道的地方嗎?施米特想了很久,最終搖了搖頭。他說,即便今天同性婚姻合法化呼聲日益高漲,但是,超出常規的愛并不為世俗所容?!拔覀儾荒軌蛘f我們是當代人,男女就平等了,同性戀可以自由結婚了,一切都更美好,一切都在進步,歷史終結了。其實歷史一直是像波浪線一樣起起伏伏,現在爭取到的權利不是終極的,它很脆弱,隨時隨地都可能有新的思潮出現來摧毀它?!?/p>

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不是愛,而是恨

美國學者、德勒茲專家邁克爾·哈特在《走向“愛”的政治概念》一文中提醒讀者警惕自戀式的愛——即對共性或者對成為共性的愛,他看到這種愛的政治形式可能導致最為反動的政治籌劃,如作為白人至上主義基礎的種族之愛、作為民族主義基礎的民族之愛、支撐法西斯主義的種族與民族之愛。

在施米特的書中,愛總是存在于個體與個體之間,與共同體無關。他說,“創造共同體和愛沒有關系,只要有共同的想法、共同的價值觀就可以了?!弊鳛榻洑v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歐洲人,他已經受夠了民族之愛與種族之愛。施米特的祖父一輩懷著對國家的愛戰死在歐洲戰場上,如今,當法國人說愛國的時候,他看到的不是愛,而是恨?!胺N族主義不是對我種族的愛,而是對其他種族的恨。愛國主義是對自己國家的愛,但也是對他國的恨。我的作品要創造一種寬容,來阻止這些觀念?!彼a充說,這是非常歐洲式的看法,和中國人對國家和民族的觀點或許不一樣。

施米特總是希望在他的作品當中超越種族和民族之愛,尋找維系人與人的共同的東西。在短篇小說集《看不見的愛》中,第一篇《布魯塞爾的兩位先生》的故事主角是兩位相愛但無法合法結婚的同性戀男性。施米特說,在讀這篇作品時,女性和異性戀男性讀者也可以感同身受,因為每個人都希望得到愛、幫助、關切、支持,有著有共同的困惑和共同的欲求?!拔铱偸窃囍炎x者匯集到共同的地方,再通過我的故事呈現出人的不同的愛的方式?!笆┟滋卣f。

《看不見的愛》

[法]埃里克-埃馬紐埃爾· 施米特 著 徐曉雁? 譯

中信·大方 | 中信出版集團 2019-9

在《布魯塞爾的兩位先生》中,這對戀人因為對一位女性的強烈興趣,而體驗到了某種虛擬的女性的感覺;又通過對一位少年的關切,體驗到了一種虛擬的為人父母的感受。施米特看到,實際上,我們都在同時經歷著事實上的生活和想象中的生活,這連體嬰兒般的雙重生活比我們以為的要更加相互交織,那個平行于現實的世界可以重塑甚至改變我們的現實世界?!拔覀兠總€人不能夠親身經歷一千個愛情故事,這的確不幸,但是我們通過虛構的小說去拓展和經歷愛。在這個意義上,文學可以幫助我們生活得更加智慧?!笔┟滋卣f,法國作家的小說得到中國讀者的閱讀,就說明我們有共同的困惑和共同的疑問。通過寫作和閱讀,人們可以理解人類心靈的復雜性,更加了解愛、更加了解我們自身,從而讓大家走向團結而非分裂。

一本書一暢銷質量就遭懷疑,這是愚蠢的

在與小說集《我們都是奧黛特》同名的短篇小說中,施米特講述了一位女售貨員和一位巴黎暢銷書作家之間不可思議的愛情故事,也順便抨擊了文學評論界對暢銷書和大眾作家的詆毀和嘲笑。施米特告訴界面文化,他本人與評論家之間的關系經過了三個階段?!耙婚_始書很成功,評論界的贊美讓很多人知道了我的書。但是由于書很暢銷,就有人開始批評我,那是為了保持他們的話語權?,F在,由于我抵擋住了這些批評,一天比一天成功,這些人已經無話可說了?!彼J為,在美國這樣的“新大陸”,大賣的作品通常會得到贊美,但是像在法國、德國和中國這些歷史悠久的老國家,一旦書賣得很好,其質量就會遭到懷疑,因為這些國家的文學界有批評的傳統?!斑@是愚蠢的,有的時候暢銷書可能寫得很差,但是也有寫得很好的暢銷書?!?/p>

《我們都是奧黛特》

[法]埃里克-埃馬紐埃爾· 施米特 著 ?徐曉雁? 譯

中信·大方 | 中信出版集團 2018-12

施米特說,由于他的教育背景是哲學,他的文學作品中總是蘊含著哲學的智慧。他意識到,哲學家總是試圖去了解社會結構和事物本質,試著把事情弄簡單。如果哲學家想要寫小說,常常會在重現真實的過程當中帶著冷漠,帶著醫學般的清晰,是對生動性的閹割,給一種“實驗室的感覺”;而文學使人免做簡單判斷,因為小說家會展示事物間的聯系,拓展邊界,捍衛復雜性。在他看來,哲學和文學相互豐富、相互補充?!拔疑砑嬲軐W家和小說家兩種身份,所以我的作品很大一個特點是在哲學性和文學性之間來來回回?!?/p>

哲學家的訓練有助于施米特把復雜的內容進行簡單易懂的呈現?!白鳛橐粋€作家,我的職責是試著用簡單的方式把復雜的東西說明白?!彼f,如果說簡陋是無知和拒絕復雜性,簡潔則要經過很多思考,克服很多困難。把敘事精簡到最主要,避免無用的枝節橫生,講描述引向暗示,筆墨簡潔,摒除作者的一切沾沾自喜,這都需要時間。

或許正因其明白曉暢的特質,施米特的作品幾乎部部暢銷。施米特作品的中文譯者徐曉雁看到,他是當代用法語寫作的作家當中讀者最多和被改編最多的作家之一。作為所謂“國民作家”,他說金錢和名譽并沒有給他的寫作帶來負面影響?!叭藗兺幸环N浪漫的想法,認為貧窮會讓人寫出好的作品。但這不是真的。狄更斯賺了很多錢,他也能夠繼續寫很好的書。我倒希望每個作家都有足夠的錢來寫作?!彼f,不論是貧窮還是富有,一個作家依然是一個作家。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遷安便民網版權所有

微信群里购买时时彩